<ol id="61g7v"></ol>
<track id="61g7v"><em id="61g7v"><code id="61g7v"></code></em></track>
<span id="61g7v"></span>
    <span id="61g7v"></span>
  1. 文化部鼓勵演出票實名制打擊“黃?!?規范演出市場

    2017-08-11 14:10:03  來源:
     

     近年來,一些營業性演出在票務經營方面存在捂票囤票炒票、虛假宣傳、交易不透明等問題,比如2015年韓國團體EXO上海演出涉嫌虛假宣傳、2016年王菲“幻樂一場”演出票價炒作等。對此,文化部近期發布了《關于規范營業性演出票務市場經營秩序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通知》),要求演出舉辦單位、演出票務經營單位按規定明碼標價,不得進行虛假宣傳,并且面向公眾公開售票數量不低于70%。此外,《通知》也鼓勵各地探索對重點演出門票銷售實行實名制管理。

    王菲演唱會。(資料圖)
     

      演唱會。(資料圖)

      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北京多家演出舉辦單位、演出票務經營單位等,北京人藝票務中心經理翟彥亮說:“從我們北京人藝來說,肯定是支持這個事的,我們也很討厭黃牛,確實擾亂市場,坑害觀眾。”翟彥亮覺得,《通知》的初衷和倡導是好的,同時也涉及怎么監督執法,怎么落實的問題。

      《通知》中指出,面向市場公開銷售的營業性演出門票數量,不得低于公安部門核準觀眾數量的70%。

      為何是70%?

      業內普遍認為這個比例相對合理

      文化部官網發布的《通知》中有關問題的解讀,表示“是為了遏制個別演出商通過非正規渠道將演出票打包出售給‘黃牛’。之所以設置為70%,是完全尊重行業協會、演出公司、票務公司的意見,一方面營業性演出有部分門票按慣例需要贈送給贊助商,除此之外還有工作票,所以無法保證將所有門票面向公眾銷售;另一方面為公眾舉辦的營業性演出,應當保障公眾的利益,業內普遍認為70%這個比例相對合理。”

      70%能否做到?

      主要針對火爆的演出

      談到演出票公開銷售數量不低于總票數70%的要求,北京人藝票務中心經理翟彥亮認為,有些捂票囤票現象是演出方自己操作的行為,“演出票能賣完當然是好事,我想這更多的是針對一些重點的、火爆的演出。通過這項要求來減少演出方的囤票,關鍵還是怎么去落實、查證的問題。”

      北京保利票務發展公司周紅燕接受采訪時說:“我想這個《通知》也是希望大家用合適的價格從正規渠道買到票,防止‘黃牛’加價倒票。對于我們劇場和售票平臺來說當然是沒有什么意見了,但對于主辦方、演出方來說,是不是愿意完整地拿出這么多放在平臺上來賣?這主要也是針對一些火爆的演出而言的,對于售票本身不好的就不用說了。有的主辦方來我們這演出就把票直接拿走了,有時我們給朋友、客戶買票也得加價買。”在周紅燕看來,“公開售票70%的要求”關鍵也是在于怎么去落實。

      《通知》背景

      關于《通知》的制定背景,文化部在官網發布的解讀中,提到“近年來,特別是2015年、2016年,演出市場不時出現囤票捂票、與‘黃牛’勾連炒票等問題,敗壞了行業風氣和形象,嚴重損害了消費者權益,擾亂了演出市場正常秩序。”因此,為了進一步規范演出票務市場,制定并印發了《通知》。

      《通知》也鼓勵各地探索對重點營業性演出門票銷售實行實名制管理。

      實名制可行否?

      技術上可行,操作上有困難

      對于“實名制”在售票技術層面的可行性,大麥網業務相關負責人表示,為了防止惡意搶票、囤票,大麥在預售環節采用了輸入身份證預訂銷售,身份證原件是現場演唱會門票唯一換取票憑證。另外,在一些大型演唱會中,大麥采用“人臉識別+RFID(射頻卡信息處理)”的雙重技術,在重要賽事中也嘗試聯合“芝麻信用”,對購票的用戶進行實名認證。

      北京人藝現有會員2萬多人,會員卡本身就帶有“實名制”性質,但是如果從購票到進場全都做到“實名制”不太現實,“完全的‘實名制’不是不想,而是操作上有困難,比如有團體購票的,也有個人購票后轉贈的,不能說不讓人進。另外,入場時間也會延長,觀眾大部分集中在六點半到七點鐘入場,如果查得太嚴,滯留人群太多,觀眾也會有意見,涉及很多方面。所以說,‘實名制’會限制一部分‘黃牛’,但是要想杜絕也不太現實,只能說盡可能地優先照顧忠實觀眾。”

      業內觀察

      倡導是好的,關鍵看落實

      今年5月,北京人藝《茶館》開票的火爆場景引起熱議,有市民凌晨三四點就來到劇院門前排隊,但“黃牛”囤票的現象也讓很多買不到票的觀眾心生不滿。這次文化部下發的《通知》是否會緩解“黃牛黨”帶來的困擾?

      北京人藝票務中心經理翟彥亮表示,在《通知》發布前幾個月,文化部組織了一些演出方、票務平臺代表多次開會研討,“大家也提了不少建議,一開始是想杜絕‘黃牛’高價倒票,再加上近兩年幾場演唱會引起的問題。倡導當然是好的,關鍵還在于怎么去落實、怎么去執行。”

      對于《通知》提到的有關事項,翟彥亮說:“從我們人藝來說,肯定是支持這個事的。我們也很討厭黃牛,確實擾亂市場,坑害觀眾,劇場這塊一直是想方設法減少‘黃牛’,要說徹底根治,還真沒很好的辦法。”北京人藝的一些重點劇目開票時,會安排工作人員現場盯“黃牛”,“有些戲我們會采取限購措施,‘黃牛’很難辨別,熟的那幾個開票時來都不來,可能找一些人來購票,現場只要看到有人重復買了好多張,我們就不賣他了。”

      提到前段時間《茶館》在網上出現不少高價倒票的現象,翟彥亮透露,有些票根據座位信息會查到會員賬號,“單是我們票務中心作廢的會員就得有五六十人了,還有作廢的會員去院長那投訴,但投訴也沒辦法開,不能說你買了九折票再去加價倒賣,這對普通觀眾也不公平。有的人說,是把會員卡借朋友了,但這我們沒法辨別,只是對會員卡做出處理。”

      演出方關心票務平臺如何界定

      近年來,著名戲劇品牌“央華時代文化”制作、演出的《如夢之夢》等話劇也十分火爆。去年12月,《如夢之夢》在北京保利劇院演出前,制作人王可然想到一個辦法來阻擊黃牛票:演出前現場放出幾十套低價套票,來打“黃牛”個措手不及。不過,這個辦法卻受到了部分觀眾的質疑,“我們本來是想讓想看戲的觀眾買到票,但是網上有些聲音說是扣票,這讓我們心里很委屈。”

      提到《通知》中的有關內容,王可然說:“我們也討厭‘黃牛’,他們讓觀眾付出更多的價值去看演出,也打破了整體的售票體系。”同時,他也關心在互聯網、自媒體時代,這個票務平臺該如何界定,“如果是一刀切,對一些小的平臺來說可能也不公平?,F在是一個自媒體時代,如果沒有那么多網絡銷售和網絡推廣,劇目的影響和宣傳達不到那么廣的范圍。當然,有這個想法肯定是比沒有這個想法好,倡導比不倡導好,有些工作可能需要更細致和更有操作性,這樣對行業和好的項目才有效。”

    相關閱讀

    亚洲成av人片在线播放无码
    <ol id="61g7v"></ol>
    <track id="61g7v"><em id="61g7v"><code id="61g7v"></code></em></track>
    <span id="61g7v"></span>
      <span id="61g7v"></span>